樱色第二Button

  卢瀚文如小旋风一般滚进了他俩的被窝。

  “好冷啊啊啊啊好冷!!!”

  刘小别正刷朋友圈呢,突然被人扑了个满怀不说,正在码的内容明晃晃地暴露在视线下,吓得他连锁频键也忘了按,手腕一转将屏幕猛地拍陷了枕头。卢瀚文头埋在他颈脖旁压根儿没注意到,冰凉的四肢圈紧了刘小别,嘴也不停欢快地一张一合。

  “住久了北京再回广州就不行啦太冷啦啦啦啦我要地热!!!我要暖气!!!我要刘小别————”

他叫嚷着,“不做南方人啦!!!”

  刘小别暗松一口气,习以为常地提溜起这冰棍儿的羽绒服领子,卢瀚文...

分享GRANRODEO的单曲《ボルケーノ》http://music.163.com/song/29450012?userid=72333198 (@网易云音乐)
每次写肉定番曲,明天可能更新♪(´ε` )

虽然这首歌其实是讲撸啦(闭嘴

其实图文无关
事情忙完以后
有点想写卢刘的一家三口
有、有人雷吗

初中写结婚,高中写三口(被打

这...
黄...
毛...
社会...
我...
别哥...

最喜欢这里www

是先填TOTL好,还是写上次那老年背景的年轻卢刘好?
还是开新坑呢

其实有点想尝试论坛啊

   全职!!!!!!!!!好!!!!!!!!!叶修!!!!!!!!!!!!好!!!!!!!!!!!!!(语无伦次只会说好

官方爸爸不愧是官方爸爸。
一遍一遍地提醒我不要去认真看因为它就是傻逼。

这么喜欢一对西皮的记忆真是又酸又甜又苦又涩,以后大概也不会再遇到了。
由于学业原因,此号不一定会再更新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嫌占位置的请取关吧。
纪念小本子...我也有点没信心了呢😂感觉还没达到出本的水平。有点不知所措。
祝大家生活愉快❤️
有缘再见。

夜阑风吹雨

  坐在自己身后的、漂亮的东方女孩将脸凑到她耳边,向她搭话。

  这不是一个很礼貌的举动,刘小别垂下颈脖,感到一阵轻柔的呼吸挠过耳廓,吹起了些未来的及修剪的翘发。台上的歌剧仍在上演,打扮花俏的女星在街头大声歌唱,其内容不过是变相羞辱奥地利王妃的奢靡和放纵,而玛丽安托瓦内特则远远站在人群外,抿起下唇将目光低垂。

  “你觉得她是个好人吗,玛丽?”女孩带着笑意的哑声仍在她耳边虚虚缠绕,刘小别没有拒绝。自离开家乡后,她不可自抑地升起了一种怀乡情结,熟悉的语调,熟悉的面容,给了她一些漂泊中的安定感。她时常品味文化的异同,这经常带来一些小小...

一个小段子,花滑选手paro


*鸣佐

他们在一片星辉若寂下止步。
高楼裹挟来冷冽的风,嘴角滑出的热意一瞬间消弭于空气,化为丝丝絮絮的白雾。
两人均沉默着,只穿了训练衣和一件轻便的羽绒服,薄而贴身的长裤松松裹着双腿,看起来修长而匀称。
他们踱步到天台的边缘,鸣人扶着栏杆往下望,佐助则斜倚在他身旁。目光汇集之处是楼下——开放式的训练场。小彩灯挂在四周的供光柱上,冰面一洁如洗,如今它正因为节日的渲染而变得五彩斑斓。同期们在偌大的场内飞驰打闹,即使隔着十多层的高度,仍然能听得真切而温暖。
鸣人轻轻地笑了起来,在夜风中,声音低沉而略显沙哑。
“不管经历多少失败和苦痛,失去了也遇见了多少时光...”
“我呀,有时觉得,我就是为那儿而生的。”
他的搭档...

Superbia (THREE)

02在这

*卢刘

*关于这个世界观下的义肢与义眼的问题,参考的是钢炼中的神经连接式机械铠,比钢炼中的繁杂程序方便,外壳可以自己穿戴, 连接神经需要专业技师操作,但还是很痛。小别的义肢除了天气潮湿易不适以外没有太大的缺点,文文的义眼近脑,每次连接副作用会比较大。其他具体不想让你们看得无聊,尽量在正文中解释清楚w

*怜爱一下袁柏清:专业技师&战医&直升机飞行员(刘小别专属)&恋爱辅导员(刘小别专属)


  “放松,别乱动,小别。”

  到底是第几次躺上这个台子呢,刘小别也记不大清楚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儿,可卢瀚文住院了。

  刘小别很恨地想着这老头成天活蹦乱跳地在他面前晃悠,这下可好,要躺直接躺医院去了,也不知没心没肺的吃不吃这教训。

  他拄着拐杖晃晃悠悠地上医院去了,大夫是个挺年轻的小孩,做事却很麻利,小年轻抱着化验单问,卢瀚文的家属在不在,三、二、一!刘小别抬了抬眼皮,哎,来了。

  “老先生,你弟弟这情况怎么不早点来医院?”一上口小年轻就严肃教训起来,刘小别在人看不见的地方暗自翻了个白眼,我哪知道他啥情况,我是独生子,妈的智障。

  “主要是肺部的衰竭.....

Superbia (TWO)

前文走这

*卢刘

*特工 paro

*复健中,用个帅帅的背景来写傻白文

*不,其实就是嘴炮文


  刘小别一进门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

  他们的技术部爸爸方神扯着京片儿就冲了上来,揪起刘小别的衣领往墙上一丢,这一丢是真的丢,刘小别感觉自己至少飞升了一段距离——然后砰的一声贴上了墙,还没等他自己像断了尾的壁虎一样翻落,那战斗技师又是一爪子把他按上墙,刘小别可没胆子跟大前辈犟嘴,歪着头咳了两声装死。

 “你小子可以啊!一个B级任务!把追魂给折了!追魂折了就算了!上面的自动外卖传感器竟然碎了!你怎么赔我宝贵的午饭时间!知不知道...

长廊

 “那小子又来了。”

  面对从门口探进头来的,用饱含无奈和叹息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兄长,我爱罗整了整手里的资料放到左手旁高高的一摞纸上,继续翻看下一份。

  “怎么处理?”

  “带他进接待室,公文还没批完。”

  “嘛...虽然我也很想这么做。”勘九郎耸了耸肩,我爱罗这才把目光转移到门口,勘九郎一如反常站的笔直,两道漆黑的影子顺着小腿盘旋而上,裹在上忍的腰腹处得意地晃动,不惜对大舅舅下手的小滑头从勘九郎的肩头露出碧绿又湿润的眼珠子,注意到我爱罗严厉的目光,又缓缓地缩了回去。...


[宋邱/邱宋]如旧

  暮色入冬。


  透过窗帘的光点缄默地趴在白瓷地板上,一颗一颗连成天狼星。被褥压在脸庞,白净布料此时像灰鸽子的羽毛,呼吸带着从肺部沸腾而来的热,眼睑下水雾化成驻扎在眼角,摇摇欲坠。


  “醒了?”


  灯亮了,熟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醒了。”


  微一使力,邱非挪动身体靠近声源,宋奇英坐在床沿,原本撑在软垫上的手抬起来,手指理了理邱非的发旋。


  “我回来时你已经睡着了,看有点热...

一段子——生活中无比无聊的一百件事 之一

有一天,刘小别对卢瀚文说:


“我,要成为职业相声演员。”



生活中无比无聊的一百件事


之一:失业的一方的自暴自弃


卢刘



那是个平常冷的午后。


刘小别蹲在卢瀚文腿间,他要去讲相声了。


当时卢瀚文有点懵逼,但是转念一想,今年咱广州都下雪了,刘小别当相声演员也没什么不可以。


吼。


刘小别又讲:“你也跟我一起来吧。”


卢瀚文说:“我可是职业电竞选手。”


刘小别撇撇嘴:“那我以前也是啊。”


卢瀚文叹了口气:“小别前辈咱们有话好好说。”


男人沉默了一会...

[王刘]小孩儿

*王杰希x刘小别

*流水账


 
 

“去哪儿?”

  似乎是太过惊讶于自家队长的秒答,刘小别舌头打了个结,声音绕了半天才从嗓子眼儿挤出来。

  “就…就随便逛逛。“

  看着小孩儿不自在地低下头盯他的洞洞鞋,发旋乖巧地展露出来,还有几根乱翘的毛,怎么看怎么像一只被心爱的主人揪住了尾巴威胁不敢冲上前吃鱼的猫咪。

  不对,那我到底是主人还是鱼?王杰希竟然被这个问题困住了,当即魔术师乘着旋风扫把神游天外,留下不会飞的剑客在小树林愣是打了好几个转。...


年终总结

  周末好啊。

  悄悄地跑上来玩儿!

=====


  从哪里说起好呢。


  有点惭愧,这一年写的东西没有上一年的一半多。甚至质量也赶不上。

  我怀疑我的粉丝数往上涨完全是因为lofter的无良推荐。

  不管怎么说,在乐乎玩了一年多啦,感谢你们的陪伴,我玩的非常开心!


  忙里偷闲的时候会想各个人物的事情,估计是自己混语c的缘故,对新生代啊七期啊会比较熟,不过最近也有扩黄少、佳乐和韩队长,努力地了解了对方,也对前辈们的形象有了...

[翔邱]做一个头顶青天的现充

*翔邱

*这tag太久没动,难过地自己喂自己


1.

  我我我我我我是不是在犯罪!


  孙翔被酒精糊得半天反应不过来的脑子突然想到。


  嗯…他收回从对方衣摆下方钻进去的咸猪手,认真端详了一下面前那张惊疑不定的青涩脸蛋,少年的嘴唇被自己亲咬地红肿起来,还在小幅度地喘着气,这么一副情色的场面全毁在那双气恼地冒火的眼睛上。


  “请·放·开·我!”少年一字一顿地喊,面色凶狠。...


林乐段子

来自@今天的顾惜南脱团了吗 太太的林乐十题,手机,不知能不能艾特到ˊ_>ˋ

1.清闲自在的生活

等到张佳乐退役,林敬言早已安排好在南京的房子。张佳乐的第二次长期漂泊,终于不再是茫然无所依的日子了。
楼底下琳琅塞满了各色小吃店,其中的香辣羊肉串更是深得其心,张佳乐搬进来的第一天,还没放好行李,就大呼小叫地催林敬言到他下去撸串儿。
其实林敬言比起辣更喜欢吃酸,厚重而又回味无穷,泛得舌根酸涩,转头过来又有一丝甜。他慢悠悠地跟在张佳乐半步远处,看着那人愈蓄愈长的发,酒红色底下冒出了乌黑发尾,在阳光下看起来少了些张力,甚是单薄。
张佳乐是瘦,却精神,可以往的所有模样却没有比这一刻还要疲倦缱绻的了。像是他专属...

[卢刘]世界知道我知道 一

*卢刘

*迟到的卢瀚文生日贺(你有脸


一个绵绵的雨夜。


滴答滴答。


青年甩落伞尖的雨水,仔仔细细地叠起来套进伞套,再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掏出挂着蓝蓝绿绿挂件的钥匙,塞进孔中,手腕翻转——抵到最后一格时,他略微敛起嘴角,深吸一口气。


再抬起头时,门后的世界仍然熟悉,昏暗的灯光却增添了几分冷清。青年心中不免生出低落之情,被雨沾湿的发丝无精打采地塌了下来,蔫蔫地泛起委屈。


在客厅和厨房转了一大圈,自己手上搜刮到的食物冷冰冰,青年迈着沉重的脚步上楼...

Milkman

7.


  刘小别最近心情很好。


  高英杰蹲在二哥身边歪着头想。


  刘小别正在给满地的玻璃瓶里倒上刚刚杀菌冷却的牛奶,此时太阳才刚刚冒出一点头,高英杰已经打了好几个哈欠,他倒是一副神采奕奕的精神样子,让刚刚清理完仪器的大哥袁柏清啧啧称奇。


  “刘小别你转型啦?上学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早起过,哪家小姑娘勾引你个送奶的?”


  “话说得真恶心,”刘小别停下动作瞥了他一眼...

Milkman

*写着玩儿

*实在不想对这么小的未成年下手,于是不打cpTAG了


1.

 
  卢瀚文在等他的Milkman。 
 
  黑发的,瘦瘦的,眼角向上翘的Milkman。 
 
2. 
 
  卢瀚文搬来阳光灿烂的一加利福尼亚的第一周,妈妈把哥哥送去大学之前,为自己订好牛奶,他就负责坐在门口,等待他的Milkman。 
 
  第一次见Milkman时,他激动地从家门口的楼梯滚了下去。 
 
  听起...

疑怪昨宵春梦好

*没修,肯定有错字
*黄少天x刘小别
*粉

黄少天打了个瞌睡。

等他醒来时,发觉天色暗了,地色亮了,树干咯得背骨有点酸。一觉睡到了晚上,对于辛苦劳作的自己,真是难得悠闲的假日。

这个工作场所没风,体会不到深夜逍遥行的少年心怀,黄少天自讨没趣,瘪了瘪嘴打算敬业。

于是他打了个哈欠,抬起头,再垂下来,最后猛然抬起。

自己头顶上略微粗壮一点的月桂枝上坐了一个人。

漆黑的头发长得垂到木匠的耳畔,凤眸下沾着淡色胭脂红,脚底下发光的土地给他裸露出的身躯添上一股魔幻的色彩...没错,他,一个男人,全裸坐在自己的头顶上。

观测到一些羞耻东西的月球新晋木匠黄少天整个人都WTF了。

而在他不符性格的尖叫即将从嗓子眼冲出时,全裸男尴尬...

脑洞

不老歌
微博
...不必多说。
没有写完,但是没时间了,哭唧唧。
其实原本是想让寿星捅人的,想想还是算了下次再说(...
我们小邱非生日见!

生日快乐啊小别,小别,生日快乐呜呜呜呜,小别你最好了,生日快乐呜呜呜呜呜小别小别(悲怆地跪在空空的粮仓里

[刘小别]Dear You

SIDE A



  啊...说起小别哥啊,嗯,我们在训练营时就认识了哦。



  怎么说,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才十五岁,样子跟现在一模一样,可能是他一直都皮包骨头、身上也没什么肉的缘故吧,印象中一直都跟竹竿似的。又挺拔又坚韧,又纯粹。



  他在训练营时就和柏清前辈一间宿舍了,这被他们彼此称之为孽缘呢(笑)。



  当时方前辈到训练营挑人,柏清前辈和他很合得来,队长和我打了一场指导赛,接着就被提拔进预备队员了。之前队里没有剑客,小别哥就使劲练,他说他要成为微草的剑客,飙手速...

心里美和难挑的白梨

  “英杰吃起来是辣的。”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头乱毛的蓝雨队长把脸从碗里抬起来狠狠地呛了几分钟。


  “喂喂喂大早上的别突然说这么劲爆的话题邱哥,”等好不容易缓过来口气,卢瀚文对上对面人波澜不惊的眼睛,脸上飘起一抹红,“知道你俩热恋期,考虑考虑在团人士...诶等等你别看短信,先别看,肯定是英杰哥要过来了,我到别桌坐去我。”


  《心里美和难挑的白梨》

      邱非X高英杰...


一个懒得写的脑洞

刘小别是个写手,他想要一个画手当老婆。


虽然他不是太出众,虽然他才是二年级生,不过他相信自己可以的,就像小时候他问他妈他能不能吃鸭脖,他妈说不行鸭脖很脏,然后他学会了做饭一样。


刘小别的负责编辑是袁柏清,一个暴躁的眼镜男,直。


作为一个负责的编辑袁柏清一直知道刘小别的龌龊思想,他say这不行,要改正,你意淫可以,更新得照常。


刘小别say我需要一个画手来催动我写文。他才是我生命中的那颗星。


袁柏清:你需要孙翔?


刘小别:让他滚。


袁柏清:你需要英杰?


刘小别:社长会揍死我。


袁柏清:你需要李华?


刘小别:STOP。


此事不了了之...

1/4